【国民党将领宝铖】寻国民党宝藏骗局肆虐30年 有人受骗后再骗人

历史成语故事  点击:   2019-03-13

  《焦点访谈》2014年11月16日完成台本————荒唐的寻宝 骗人的局

  主持人 劳春燕:

  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您收看今天的《焦点访谈》。

  寻宝、挖宝这样的故事相信不少人都有听说,有些人只是把它当成一个传说,或者茶余饭后的谈资;可是有些人可真不是这样,他们还真对这样一些说法上了心。

  为了寻宝,甚至不惜投入大笔的真金白银,可是结果呢?

  解说: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些地方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,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前,在全国100多个秘密地点埋藏了大批宝物,这些宝物由一个叫“梅花协会”的组织看管。

  如今,了解藏宝地点的“梅花协会”成员大多已经百岁高龄,如不及时发掘,那损失可就大了。

  而要开挖宝藏,光有线索还不够,还得要钱。那么,谁出钱,谁就可以得到高额的回报。

  听了这事儿,多数人一笑置之,但也有一些人觉得,这是一个难得的发财机会。

  被骗对象 刘先生:

  人家说搞宝贝,要我投资多少钱,我一下子就把五十块的,十块的,五块的在信用社里面全部都取出来了,在天台给人家拿去。到了那边,我一下子满满一袋子钱就给了他。后来什么都没有。

  解说:

  九几年,这位刘先生一次就给了人家10多万元,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可是钱送出去了,却没有任何反馈,莫非其中有诈?

  刘先生内心生疑,但又禁不住高额回报的诱惑,继续寻找其他的途径投钱。过了几年,他认识了一位姓何的人,此人自称是“梅花协会”天台的总负责人,信誓旦旦地说,藏宝之事千真万确,还给他展示了一些据称是国民党时期的文件。

  何老汉说,宝藏最终是要交给国家的,参加寻宝也是为国家做事,所以,这个行动也叫“民族大业”,听到这儿,刘先生又觉得此事靠谱,于是继续跟着老何一起寻宝。

  记者:

  你知道这个民族大业之后,是怎么样操作的?

  何老汉:

  那当然了,我们要组织要实现的,我们有一个要求的,我们国家共产党的党政军三级在职人员我都去做工作。

  解说:

  被发展进来的会员中,不少是上了年纪的,他们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之后,一有时间,二有闲钱,听了宣传,他们觉得资助寻宝非常划算。这位秦大爷家境不错,退休后工资也不低,自从开始参加“民族大业”,几年下来,积蓄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记者:

  你陆陆续续给了多少钱?

  被骗对象 秦大爷:

  加起来一共30万左右。

  解说:

  像秦大爷、刘先生这样的人不在少数,据何老汉透露,他们这个组织在天台的会员已经有上千人之多。

  记者:

  现在我们这边有多少人?

  何老汉:

  现在我们这里总数,我名单上面是1206人。

  记者:

  经常联络,经常打款的呢?

  何老汉:

  经常打款的不到500人。

  解说:

  据加入了这个协会的投资者介绍,他们并不清楚寻宝的具体流程,只知道加入其中,一本万利,每次上面说又要挖宝了,需要资金啦,他们便开始筹钱,由何老汉集中起来把钱汇走。

  刘先生:

  明天北京款又打下来了。又要付手续费啊,付什么费什么费。反正讲的这个费是很多的。想不出来的费都有。

  何老汉:

  如果上面的人说要5万块钱,我们两天时间,5万块钱就凑起来了。如果要10万块钱,我们最多三天时间凑齐。

  解说:

  每次下达筹款任务时,何老汉都会转达上面承诺,出得越多得到越多,用不了多久,大笔的财富就会从天而降。

  为了让秦大爷等人相信分红的事,何老汉还向他们透露,上面已经给他们拨款了一大笔钱,钱一到,就分红!

  秦大爷:

  何某某他有一个银行,什么卡的什么东西,里面有16亿多,每人都有几百万。

  解说:

  秦大爷说的这这16亿拨款,在何老汉家里,记者也见到过,这是一张用A4纸打印的照片,看上去像是银行的存款凭证,上面印着16亿美金。何老汉说,这些钱现在还不能用,需要用一些资金,先解冻了才行。

  记者:

  你一个人大概能分多少?

  何老汉:

  它这个有规定的,上面有讲过的,一人能拿到3600万。

  主持人:

  3600万?

  何老汉:

  这个讲美金的。

  解说:

  然而令这些投资者失望的是,每次送出去的钱都像是石沉大海,没了音讯,上面的拨款始终没有到来。

  记者:

  没有返给你们一些钱,或者一是财宝吗?

  被骗对象 王女士:

  回报一点都没有。

  记者:

  老河说过很多次。我们明天就有钱来。后天就有钱来。

  刘先生:

  十分钟,半小时一个小时就来。五分钟就来了。时间过去了,五个月也没有。一年也没有两年也没有。他给我们讲的,说这次下去他就肯定把事情办成了。下去之后就沉到水底下了,就没有了。就是讲这个冤枉钱都花下去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  解说:

  一些投资者开始琢磨,这钱莫不是揣进了何老汉自己的腰包吧,或者汇出一部分,自己留下一部分?对于这些质疑,何老汉一口咬定,绝对没拿大家的钱,每次收到钱,他都转手汇给了上级,为了证明这一点,他特意向记者展示了自己保留的汇款单。

  记者:

  这里一共有多少钱,你有没有自己算过?

  何老汉:

  丽水大概100多万,我们大概300多万。

  解说:

  这些年,天台县几百位投资者已经陆续投入了300多万元用于寻宝,始终没有得到回报。一次被骗还说得过去,为什么这些投资者愿意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投钱呢?花了这么多钱没有回音,心里就那么坦然吗?

  刘先生:

  我们这个心啊,就好象买彩票了一样,这次没有中上,那就再来一次,没有中上,那就再来一次。就是那个意思。心里也就这么想,反正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了,你要是再不搞下去,花的冤枉钱都花了,钱怎么拿得回来。这次彩票没中奖,我下次再买一次。

  解说:

  钱汇走了,回报啥时来不清楚,继续投钱,就有希望,要是不投了,那前面的钱可能就白扔了。

  一些投资者就抱着这样的态度,继续资助着这种所谓的“民族大业”。

  刘先生:

  我那个时候不是有个厂给搞垮了,我投了70多万块钱。

  记者:

  那你为什么还相信它呢?是相信民族大业?

  刘先生:

  相信民族大业,他这个人是假的,不代表这个事业是假的。对不对,你没有找对人就是说。

  解说:

  何老汉是不是对的人呢,这些寻宝人也说不清。

  去年年底,秦大爷的儿子从外地回天台探亲,发现父亲的30多万存款不见了,随即将这一情况反映到了公安部门。

  民警 浙江省天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 丁少鹏:

  秦某就觉得他父亲被骗了,然后就带着他的父亲过来我们单位报案了。

  解说:

  经警方查证,这是一起历时多年的诈骗案,犯罪嫌疑人谎称自己是潜伏在大陆看管宝藏的国民党将领,现在已是百岁高龄,以挖宝为由,通过电话联系到何老汉,让他发展下线,帮他们筹措资金。

  今年7月,警方在广西百色抓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——兰某和卜某。所谓的百岁高龄的老人,原来都这么年轻。

  他们通过电话联络何老汉等被骗对象时,故意装得声音沙哑,而在短信里,他们还装成父辈,对六、七十岁的寻宝人以“闺女”相称。

  为了躲避银行的监控,犯罪嫌疑人每次取钱时都戴着一个蓝色的头盔。

  虽然兰某百般抵赖,但经过他的同伙卜某指认,带着头盔取钱的确定是兰某本人无疑。

  犯罪嫌疑人兰某和卜某是师徒关系,原来在广西一带替人做丧事,从去年开始,他们冒充“梅花协会”专门负责看管宝藏的老人,诈骗了五、六十万元。对于这个数额,何老汉并不认同,他认为他汇出去的钱远不止这么多。

  大队长 浙江省天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 徐才昌:

  我发现案犯远远不只这两个人,案犯应该是更大的一个团伙,而且被害对象也不是单单涉及到我们天台几百号人。

  解说:

  骗子不只一个,汇出去的钱收款人也各不相同。

  记者:

  你这个怎么汇的,人的姓名每个都不一样呢?

  何老汉:

  那这么多人,海外进来6大门派,又不是一条路的,所以我们头都搞昏了。

  记者:

  有李天龙。

  何老汉:

  是啊。

  记者:

  还有谁?

  何老汉:

  还有李济深、李青山、光陈立夫有五个。

  记者:

  多少?

  何老汉:

  五个。

  记者:

  有五个陈立夫?

  何老汉:

  是啊。

  记者:

  为什么有五个呢?

  何老汉:

  都是替身啊,真正的陈立夫死了,没有了。

  记者:

  有五个替身。

  何老汉:

  是啊。

  记者:

  这五个替身你都给他们打过钱吗?

  何老汉:

  都打过啊。

  解说:

  如今,这样的骗术还在继续,就在记者采访之际,何老汉的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  听上去,他是准备为新的上级筹款,继续他的所谓“民族”大业。

  何老汉:

  早上你还叫我,一定要凑1万块钱,我这1万块钱还没有凑起来,凑不齐啊。

  我身上现在还有散钱500块,今天用了100块了,现在还有400块。

  解说:

  给老何打电话的这个人自称是看管宝藏的国民党将领“老五叔李天龙”,他承诺,只要老何汇给他14. 8万元,他就安排何老汉、吴先生等108位投资者到北京领取宝藏。

  何老汉:

  这刚才打电话的是李天龙。

  记者:

  他是不是要你给他打钱?

  何老汉:

  他这里给我3亿8000万,我已经给他打了13万8000了,还差1万。他要14万8000。这一万块钱昨天今天我凑不起来。

  解说:

  等何老汉挂了电话,记者立刻回拨了过去,看看这位自称是百岁高龄的“老五叔”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

  记者:

  喂,你好。你是老五叔是吗?你现在还需要多少钱?

  老五叔:

  你们那是3500万是吧。

  记者:

  对,我们申请的是3500万。

  老五叔:

  我们不是需要多少钱,是按比例收钱。按比例放款,放下去的。

  解说:

  言谈中,这位自称“百岁高龄的老五叔”反应迅速,思维敏捷,见记者问得多,对方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  不久前,浙江天台警方在广西百色,又抓到了5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徐才昌:

  你在骗他,他也在骗他。但是他们冒充的这个性质是一样的。都是老五叔啊,或者江小龙啊。以这几个身份。无非就是说,我是真正的老五叔。其他的人不是真正的老五叔。其实他们性质基本上一样。抓的几个人中起码有三四个人是冒充老五叔的。

  解说:

  在这些嫌疑人的家中,不仅发现了大量涉案手机、银行卡等证物。还搜到几份海南和贵州等地被骗对象的名单。

  警方透露,在广西百色,还有很多嫌犯尚未归案。

  据了解,这些骗子们利用“国民党宝藏”传说行骗的伎俩,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,这些骗子大多来自广西、贵州、四川等地,被骗的对象全国很多地方都有涉及。

  据多家媒体报道,2003年,广西警方粗略统计了的案发的情况,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到2003年不到10年的时间,全国各地陷入这类骗局的受骗者向广西警方报案多达200余起,抓获骗子150多人,其中大多数骗子来自同一个乡镇。

  在网上有关“国民党宝藏”诈骗的报道多如牛毛。1989年重庆一名男子被人骗走了3300元,1999年,他深受启发用相同的手法骗了四万元而锒铛入狱。

  2013年,他出狱之后再次行骗,从一名福建商人那里骗得50万员。1983年,四川一名男子诈骗当地信用社3000元,出狱之后不仅不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从2000年到2011年十年间,在全国各地骗得1亿两千万元。

  从八十年代宝藏骗局开始,至今30多年以来,骗子们抓住许多人想一夜暴富的心理到处行骗,近几年来,愈演愈烈,骗术不断升级,这个疯狂的骗局在全国各地“长盛不衰”。

  主持人:

  这些骗子们大多会给自己编造一个神乎其神的假身份,除了梅花协会之外,还有自称联合国工作人员的、有自称是国民党老兵的,或者是名门之后等等,都是拿“巨额宝藏”说事,此类骗术并不新鲜,手法也并不高明,但为什么一骗就是二、三十年?为什么有些骗子不惜“二进宫”,依然以此为业?

  其实,说白了,还是有人寄希望于一夜暴富,轻易就上当受骗。对付骗术,除了警方持续打击,另外一方面,咱们是不是也得要端正心态,不贪心,不轻信,“挖宝藏”才不会给自己“挖了陷阱”。

  感谢您收看今天的《焦点访谈》,再见。

推荐访问: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【司马相如卓文君的故事】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
下一篇:孔融被收_孔融的另一面:因不孝观点受社会谴责被处死
Copyright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